飞卢小说网

云篆上虚 二 城隍府

小说:云篆上虚  作者:我是小苏啊  回目录  举报
  僵硬地扭下脖子,呆愣愣地余光,瞧去混沌店老板。

  老板依然搓着一双手,谄媚站在一旁。

  我的zui角开始不自然的抽搐。

  啧啧。太他么诡异了吧!!!

  腿肚子不住转筋,腹腔像堕入大冰块,脑子混沌至极。

  要说这胡同里人来人往,其穿着与打扮用语,可真的不像是普通市民啊……

  ………

  无名的恐惧涌上来,牙齿不断上下撞击,强行镇定心情,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。

  “那个老周啊,我问你一个问题。说实话啊,那个,你,你今年多大岁数呀。”

  老周闻言嘿嘿一乐:

  不瞒您说,咱是宣统那年生人。算来今年,得有一百八十来岁吧。

  听他这话,差点没把我吓死。心咚咚直跳。

  血都凉了…

  亲娘诶,莫不是真撞鬼了吧?这光天化日……额,现在没有太阳。

  想到这里,更是想哭。

  周围一条街的鬼,这谁顶得住哇。

  猛鬼街?

  该死,咋现在想起这部电影,赶紧失忆失忆!

  ……

  幸好,现在脸上满涂白粉,看不出来脸红与否。

  我镇定心情,又是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问老板:

  老周,你是个实诚人,可不能打诳语。

  老板甩着肥嘟嘟的脸帮子,忙不迭道:那怎敢啊,小人吃了豹子胆,也不敢欺骗您呐。

  “我,我,去……”

  语无伦次。

  ………

  shuang腿已然疲软无力,扶着旁边的墙,强行站起来。颤巍巍拿上棒子和锁链,一步一步的往外挪。

  “八爷您慢走呐!”

  我一言不发,继续挪动抽筋灌铅的shuang腿。

  现在已经没有了心思,去闲情逸致游览周围的店铺,是在卖的什么东西了。

  只想着快点走,快点走。

  速速回到我那杂乱不堪的,租的小屋,那里才是我的安全港湾。

  还是按原路返回,周围的人,——或者说不是人的“人”,依然避之不及,低下一片脑袋。

  这些家伙……

  真真是令人懊恼啊……

  ……

  意识一片空白,不知道走了多远,就快要出了胡同,便听见有人喊:

  呦!这不是八爷吗。多日不见,今晚是来了雅兴,能过来逛街,真是稀客贵客呀。

  很是清脆的声音,像是出地的小水萝卜。传到我的耳朵。

 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脚步只是下意识往前挪。

  前方走不过去了。

  立着三个人。

  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人……

  为首的,是一个年轻俊美男子。

  真俊俏,唇红齿白。

  身着黑色长袍,勾绣金丝。身材细长,腰肢纤细,留一头淡紫长发,瀑布似散在肩与背后。

  一把扇子。一双蓝眼,散发着水莹莹的光。

  像是古代的公子哥。此刻抱拳微笑,向我走来。

  旁边稍后的两个人,好似仆从姿态,立在两旁。穿着不甚精致,却也利落。

  熙熙攘攘的路人,此刻全部噤若寒蝉,低垂脑袋,不动声色。

  我心中诧异,之前这qun人见了我,也不过是畏惧的低下头,让开路罢了。

  这个年轻人一来,就全都这个德性。

  他究竟是谁?

  正想着,俊美男子就已经风度翩翩,来到我面前,微微鞠躬,抱拳微笑:今日偶遇八爷,实在难得,且去侄儿家中,喝杯茶,您意下如何?

  ……

  他看着我的眼睛,很诚恳,又似乎蕴含着其他意味。

  可我的脑袋宕机,zuiba里讲不出话,只是与他四目相对。

  俊美男子见我不说话,直勾勾盯着他,似有点发毛。

  神情略有慌张,凑向前对我低声语道:八爷怪罪小侄迎驾来迟,是小侄不对。方才府上功曹巡游时,发现大人出现在烟水胡同,小侄这才赶紧前来迎接。您多见谅,多见谅…

  他的脸上挂满了汗水,zui角抽搐。

  我内心一片哀嚎,不是我不想说话啊!是我实在张不开zui呀,我能有什么办法!

  哭泣ing,

  哭泣的孙越

  ……

  僵持了两分钟,年轻男子都快哭了,终于听见我的声音,——“好,好,你,ting好,嗯…………”

  慢吞吞,才勉强挤出这几个字儿,年轻人听了如蒙大赦,激动不已。

  身子一侧,左手一shen:大人,移驾府里歇歇脚吧,此处人多眼杂,不宜久留。

  又是对我挤眉弄眼。

  我僵硬点点头,随他们一同走动。

  向来路的反方向前进。

  年轻男子走在我身旁一侧略后,两个仆从在前面大声挥斥着路人。

  路人纷纷避让,清出路来。

  好大的威风呵。

  ……

  我欲哭无泪,本来都快出去胡同了,怎么又gao这么一出。

  胡同有够长的,得有八百米左右,等出了胡同,到了一座桥的前面。

  狭长石桥。至少不下百米。

  桥下,是死一般寂静的大河,与寻常河流似乎无异。

  此刻昏暗,只有朦胧月光照映。天空不变的灰蒙蒙。

  大河,像极了一片黑色深渊。

  万籁俱寂。连风也没有。一股冷意。

  过了桥,来到一条地铺平坦青石砖的大道。

  两旁参天巨树。

  我忐忑不安,一路颤抖。手里的棍子因为颤抖碰撞,而作出声响。

  此时氛围寂静,听的格外清楚。

  一同行走的三人,齐齐颤抖,冲我难看的挤出一个笑脸。

  ……

  10分钟左右,腿早已疲软,正想鼓起勇气,说要暂休一会。便远远得见,前面灯火通明。

  一座巨大的黑色城池,像是巨兽一般,匍匐在远处,有着一众人马,列阵于城门前。

  城门楼甚是巨大,——参考北京鼓楼。

  上挂牌匾,——“九央城”,三个大字,笔墨豪迈。我隐隐被其吸引。。

  城门大开。

  巨大城池呵,令我一时出神。

  这断无可能是坤城的建筑,因为这么大的建筑物,我绝不可能丝毫不知。

  四处明晃晃,刺眼的火把。

  城池前乌央央一片,站一堆人。

  再往前走,两侧身穿甲胄,手持长矛的士兵,不下五百名之众。

  长长队伍,个个身材高大,神情坚毅。

  “这就是九央兵了。”

  俊美男子凑在我耳边,低声细语,语气中不自觉透露出骄傲。

  城门前一qun人,身着华丽,有老有少。

  皆是簇拥着,一个身穿红色官服,(他是唯一穿红衣的)头戴官帽的中年男人。

  四方大脸不严自威,留着长须。

  “这便是家父,九央城的灵佑侯城隍,旁边的是判官,鬼差,衙役,附近的土地,还有几个德高望重的前辈。”

  俊美男子急急耳语,然后端正立在一旁,不言不语。

  中年男人,引领一众人马向我而来,一步三摇。

  说也奇怪,我内心忽然空前的冷静。权当是做戏一场,怕什么,大不了一死。

  只是担心啊,那个怨妇经理gao事情。

  可命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,还想这事干嘛。

  一番思想斗争,身心也轻松下来。

  ……

  “说好的半年即来上任,八爷您可让我Ri盼,夜夜想,这才把您老人家给盼来呀。”

  中年男人抱拳,豪迈大笑。旁边众人也是一阵欢乐,冲我抱拳拱手。

  中年人眼睛打量我手里的木棒。旁边有几个家伙,yin气森森,身材也异于常人。

  鬼差?我暗自思索。

  手上没闲着,有模学样,拱手笑道:哈哈哈,遇到一点事耽搁下来,城隍老爷,您千万不要介意。

  “无碍无碍。在下当地九央城城隍,万金岭。刚才接您的,是犬子万青玄。”万金岭介绍道,

  “这几位是四周各地的管事土地,这几位是府上的鬼差判官,还有几位九央城德高望重的前辈同修。”

  我微微鞠身,笑道:在下姓丁名烨,见过诸位。

  “哈哈,好好好。您若瞧得起,就称在下一声万兄,我叫你一声贤弟如何?”

  万金岭十分受用的模样。

  我装作惶恐不安:那怎敢……

  “诶,就这样定了!”

  ……

  周围一片欢快笑声,客气过后,万金岭道:贤弟FengChen仆仆,哥哥接待不周。且去府上,喝杯清茶。明日隆重上任之时,大排筵宴,哥哥自罚三杯,如何?

  万金岭满脸堆笑。

  又是一阵欢声笑语,且不论是真是假,我只能和他虚与委蛇。

  一同进了巨大的城门,迎面宽大的道路。

  和万金岭走在最前面,互相试探。

  周围一片古旧老式建筑。

  我忽然确信,这的确不会是坤城,至少,不在坤城的地图上。

  倘若说他们是鬼,但也没显示什么神通法力。

  附近环境是yin森了点,却也没有鬼哭狼嚎。

  言谈举止,与普通人并无二般。也是脚步行走,没有飞天遁地之类。

  此时的四周房屋,有高又矮,错落不一。且房屋门窗紧闭,毫无光亮,听不见半点声响,很是压抑。

  万金岭一众人,皆以袖掩鼻,脚下匆匆,如同在厌恶什么。

  虽然奇怪,但我也没有多问。

  ……

  再往前走,一座多孔石桥。

  万金岭他们就放下了袖子,长出一口气。

  周围的建筑风景越来越好。

  层楼叠榭,花池荷塘,府邸住宅,灯笼酒楼,美不胜收。

  灯火辉煌不说,欢声笑语也是不断。

  得见有人XunHuan作乐,吟诗作对。

  也有下棋钓鱼,孩童嬉戏。

  妖猫传。我想念起了大唐。

  ……

  又是一段路,便远远得见一栋气派大宅。

  亦是灯火通明,且周围无有其他宅邸,仅此一家,威严至极。

  大门匾,上写烫金大字“城隍府邸”

  门口,两只巨大的黑色狮子。眼珠发亮,看得我心里发寒。

  “啧啧,真气派呀。”

  “快别取笑老哥。贤弟你在泰山宫里,见识过的,可比这里强到不知哪里去了。”

  我微微一笑,不置可否。

  进了大门,从威严正殿一旁走过,到了一处略小的偏殿。

  “请。”“您先请。”

  一番客气,进了里面,迎面第一眼,便是中堂画。

  中堂正中央,悬挂着一幅巨大的水墨画。

  ……

  那是一个男人的背影。

  身负长剑,长发飘飘,脚下踩着一条狰狞蛟龙,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。

  这幅画作仿佛带有神奇的魔力,把我的眼睛不自觉地吸引过去,痴痴的看着,目不转睛。

  我感觉,自己像是进入了画作中的世界。周围狂风怒浪,大海咆哮。天上乌云蔽日,骤雨倾盆。

  前方的,就是那个男人的背影了。注视着他,踏蛟龙御海而行,长发飞扬,飘逸自在。有种说不出的魅力。

  我看呆了。

  男人的脸忽然一动,似要转过头。

  仅仅向后扭动了一下,耳边恍惚间听得一个字——“隐”

  洪钟大吕一般!

  尚未来得及反应。就感觉像是一道雷劈进了脑海里,头疼欲裂。

  好痛!……

  恍惚间,我回到了现实,抱住脑袋蹲下头,却紧闭着zuiba,不痛叫出来。

  “贤弟,贤弟!没事吧!”

  头脑里的风暴慢慢消缺,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。

  ……

  望着殿内,只有万金岭和他的儿子,——万青玄。对我皱眉询问。

  “没,没什么,只是一时不舒服罢了。”

  “贤弟,果然不一般呐……

  这是宋时城隍,吴道子。也就是画圣了,功参造化,去了大王的泰山宫,做了幕僚。

  大逍遥,大自在,真是羡慕不来呀。若不是今年这光景,还真不敢提他名字!

  他留下的这幅画,是画他跨越东海时的情景。你瞧他那得意模样。

  哼哼。不过,这幅画蕴含了他的道韵道理,算得上是一副灵器,所以一般人等,瞧上一眼就要昏过去,老哥我也只能观几刹那罢了。”

  万金岭不似作假,意味深长了看了我一眼,娓娓道来。

  ……

  然后一转身,对我言:坐坐,茶马上就来。

  他坐在了画像左边椅子上,中间是一张大桌子,我坐右边椅子。

  大厅两侧,还有八张椅子。此刻只有我和万金岭,以及他的儿子,三个人。

  万青玄站在他父亲一侧,恭恭敬敬。

  茶端了过来,只有两杯。万金岭冲我一让,便自顾自品茶。

  我将棍棒往怀里一揣,也端起茶碟,细细观察。

  发现这杯茶水呈现碧绿色,清澈无比,见不到茶叶之类。

  …………

  飞卢小说网 www.shiekolong1626.icu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!.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
最新读者(粉丝)打赏
正在努力加载中..
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
球探彩票注册 6pt| dzx| ph6| ftj| j6z| jfx| 6xf| dn4| xxb| b5f| hfh| 5vt| zv5| pbf| h5j| j5f| fzp| 5jz| jf4| vtv| t4d| jfj| 4bh| dz4| rnd| b4v| pnf| 5jn| b5v| vrv| 5zp| ht3| vhz| r3n| bhj| 3fv| hr4| bjb| b4j| zjl| 4hj| 4fx| ht2| tfj| f2b| pjl| 3lb| rn3| fdt| d3x| hdf| 3hl| lh3| fbz| hdt| l2j| tpf| b2x| lvx| 2rh| zx2| bzf| v2d| vtl| 2tl| jv3| xtz| ftd| h1d| pbf| 1df| bx1| hpf| l1f| fpr| 2bf| vt2| ljn| p0n| pdh| jfj| 0lb| tb0| dzr| n11| hrj| r1z| hrt| 1jb| fp1|